阿碎_圣空星牢饭好吃

圈名阿碎!是个话唠、时刻想着放飞自我的小黄文写手!不定时掉落更新和脑洞!目前深陷凹凸无法自拔。是个安吹!非常杂食!安雷安无差!乙女主吃安艾!双安×
渣浪ID:阿碎_沉迷安迷修
欢迎勾搭(๑•̀ㅂ•́)و✧

大概是交往前的绪杏小甜饼

☆甜度不够的小甜饼orz
☆原谅我一单身狗没谈过恋爱真不知道心态该怎么描写
☆OOC属于我
☆时间线应该是革命之后,樱花祭之前

夜已深,衣更真绪从学生会堆成山的文件山中抬起头,用手揉了揉发酸的脖颈,打了个哈欠。
【真没想到最近提交的企划会有这么多。】
【可能是因为我们革命成功的原因吧,感觉梦之咲的之前近乎凝滞的气氛开始有所放松了呢♪】
【小杏她也是,身为一个什么还不懂的制作人却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真不愧是我们的胜利女神啊♪】
想到这,衣更真绪嘴角不由攀上了笑意。

再次埋头苦干后,衣更真绪终于挺直了因长时间保持一个坐姿而僵硬的腰,身体内部的骨节随即发出沉闷的嘎吱声。他起身将桌上的文件整理好,放在莲巳敬人的工作桌上。
【呼~看来还真是工作了很久啊,不过总算把工作做完了,回家后好好的泡个澡休息一下吧。】

“嗯?怎么灯还亮着?”衣更真绪无意间向教学楼督了一眼,准备向校门走的步伐又转了个弯,“去看下好了。”

衣更真绪将手插在口袋里,不紧不慢的向教室走去。空荡的走廊里回响着他一个人的脚步声。
大概是夜晚静谧的气氛更容易让人类的大脑活跃的原因吧,衣更真绪不禁又想起白天在小杏脸上看到的有些许疲惫的神色。
【话说回来,小杏她一个女孩子还真是很不容易啊。】
【全校只有她一个制作人,制作相关的方面除了向门老师他们咨询,就只能向小杏寻求帮助了。】
【可小杏也只是一个门外汉,如今开始像个有模有样的制作人,一定下了很大的功夫吧】
【啊、到了。】

衣更真绪拉开门,“抱歉,请问还……诶?小杏?”当念到杏的名字时,真绪自己都没察觉到他放缓了声音。
门拉开发出的声响似乎并没有打扰到杏的好眠,桌上散放着的各类企划草稿告诉着来人杏白天疲惫的原因。
“还真是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啊,杏。”走到杏身前的真绪叹了口气,“这样睡着会感冒的。”
正在憨眠的杏双颊泛着淡淡的红晕,睫毛不由自主的轻颤着。显然并没有听到真绪的话。
【不过睡着的样子有点可爱啊……啊!糟糕我在想什么!】
帮杏将散乱的企划整理好后,真绪轻轻推了推杏,“小杏,快醒醒,在这里睡着了不好啊,小杏?”
“……唔?衣更君?”感觉脑子已经糊成一团浆糊沉重无比的杏努力撑开似千斤重的眼皮,“真是……抱歉,我会整理h…诶?”话音未落,发现企划已经被整理好的杏抬头看向衣更真绪。
“小杏真是太逞强了。”真绪的笑容里透着无奈的神色。
“我说过可以来依靠我的吧?”
希望自己有好感的女孩子能依赖自己,这大概是每个青春期男生都想过的事吧。真绪也不例外。

“这么晚了,小杏你走夜路不太安全,我送你回去吧。”真绪看着窗外只有些许星光闪烁着的夜空,扭头对杏说道。
“啊,那真是麻烦你了,衣更君。”内心其实对黑暗有点恐惧的杏对真绪露出感激的神色。
真绪将门锁好,“不用那么客气,叫我真绪就好,感觉叫衣更君很见外啊,制作人♪”
杏听到后弯了弯水色的眼,“那么请多指教啦,真绪君?”
“……嗯。”真绪也不知道为何杏念出他名字的一瞬间,心猛地跳动了一下。
明明,明明这样叫过他的人很多,更亲密的称呼也不是没有,凛月天天“真~绪”,篮球部里一不注意明星就会叫着“阿绪”扑上来,为什么……杏只是这样喊了他的名字就……
衣更真绪甚至有些不可抑制的想起刚刚杏的睡颜。

“真绪君?”发觉真绪正在走神的杏有些担忧。
“啊,抱歉小杏,刚刚正在想着明天该怎么把凛月叫醒带到学校呢。”猛地回过神的真绪向小杏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谎。
他明天的确是要去将凛月叫醒没错,但即使叫不醒,他也可以将凛月以各种方法运送到学校,所以这根本不是问题。
“啊,的确啊,叫醒凛月君确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呢。”杏点头赞同。
“杏和凛月很熟吗?”真绪心中有点不是滋味。
【凛月君】,如果不是自己提出来的话,小杏不会轻易称呼他人的名字。
可以啊凛月。
衣更真绪心情复杂。
“唔。也不算吧,因为体育课曾经帮忙买了碳酸饮料,所以才渐渐熟悉起来的。”杏眨了眨眼睛解释道。
【话说,真绪君这是吃醋了吗?】
【和凛月君关系真好呢♪】

杏的家离梦之咲并不遥远,二人闲聊了一会儿便走到了。
“我到家了。今天真是谢谢你了,真绪君。”杏笑着向真绪致谢,“那么明天见啦真绪君!”
“明天见,小杏。”真绪微笑着向她挥手告别,看到楼上属于杏的房间亮起灯光后才转身离开。
【明天见,小杏♪】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