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碎_圣空星牢饭好吃

圈名阿碎!是个话唠、时刻想着放飞自我的小黄文写手!不定时掉落更新和脑洞!目前深陷凹凸无法自拔。是个安吹!非常杂食!安雷安无差!乙女主吃安艾!双安×
渣浪ID:阿碎_沉迷安迷修
欢迎勾搭(๑•̀ㅂ•́)و✧

大概是刀乱一周年的小贺文(2/3)


☆被婶婶欺负的鹤球
☆婶婶比较暴躁
☆努力撩婶的鹤球以及守正笃实的被被(。)

“所以说,大家到底怎么回事啊!”
“咳咳咳!所以说主人你根本没有意识到吗??”
鹤丸好容易磨破了嘴皮子终于哄好了炸毛的审神者,结果被审神者的问话差点噎得一口气上不来。

什么鬼。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审神者脸上就差把这几句话写出来了。

鹤丸痛心疾首。
“主人!您很久没有宠幸过我们了!”
审神者:?????excuse me???喵喵喵喵???
“都说了平时少和青江龟甲他们一起聊天,你怎么就不听呢??”审神者克制了许久才忍住自己没有一巴掌糊在鹤丸那张俊脸的冲动。
好好的一把刀,学啥不好学开车。

鹤丸委屈,“我好歹也有一千多岁了!”
言下之意就是,他是把成年刀,他可以开车。
审神者终于用巴掌糊了鹤丸一脸。

嘶——
审神者默默收回红肿的手。妈的鹤球的脸怎么这么硬。
偏偏当事刀没那个自觉,“主人您刚才'嘶'了吧??我听到了哦!真的听到了哦!”
“要不要我吹一吹?”鹤丸猛地将脸凑近审神者的手,他修长有力的手已经擒住了审神者的手腕。
灼热带着些许湿气的呼吸喷吐在审神者白皙的手背上,鹤丸歪头用流动般的蜜糖色的双眸注视着审神者,眼睛闪的发亮。
“呐?”
“……”
要死了这把刀。什么时候学的撩婶技巧??
面上不显的审神者内心充满了波动。

“不用了。”审神者企图把手从鹤丸的桎梏里抽出来。
嗯???
抽不回来??
审神者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四花太刀。
使劲!
……
……
妈蛋。不该给他这么早就毕业的。
“鹤丸,你这是在搞事情。”
刚想回答审神者的鹤丸被审神者背后突然拉开的门打断了话语。

“主人……?还有鹤丸桑?”
远征归来的山姥切准备找审神者报备工作,却被其余刀告知审神者正在内室和鹤丸讨论要事,暂时不得打扰。
山姥切本准备等待。然而等了许久却也不见审神者出来。
天性自卑但却十分负责的山姥切觉得如果再不将工作及时报备,可能会影响接下来本丸的一系列运作,于是决定暂时打扰审神者的要事讨论。

更遑论。
他是审神者的初始刀。
再怎么样审神者不会对他发飙。
这是审神者亲口承认过的。
——来自自卑系的被被难得的自信。

审神者:切国GJ!

##
作者努力在下一章达成本丸全员love。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