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碎_圣空星牢饭好吃

圈名阿碎!是个话唠、时刻想着放飞自我的小黄文写手!不定时掉落更新和脑洞!目前深陷凹凸无法自拔。是个安吹!非常杂食!安雷安无差!乙女主吃安艾!双安×
渣浪ID:阿碎_沉迷安迷修
欢迎勾搭(๑•̀ㅂ•́)و✧

大概是刀乱一周年的小贺文(1/3)

-前章
审神者不停的吸气呼气,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一旁的前田藤四郎轻抚着审神者的后背想要舒缓她的情绪。
“卧。槽。”审神者咬着牙从嘴里蹦出来两个字。
“不要让本宝宝知道是谁干的。否则——!”审神者几乎是从牙缝里把话挤出来,怒气冲天的她看上去能够把检非违使吊起来打。

本丸的审神者最近沉迷挖矿。
刀刀们都很担心自己是不是已经失去了主的宠爱。

“主人主人!陪我一起玩嘛!”今剑趴在审神者的背上向她撒娇。
“抱歉啊今剑,让我先清完AP再去好吗?”审神者头都没抬的向短刀表达着歉意,她紧盯着平板的游戏界面,心道好不容易氪了这么多金刷出了紧急演唱会怎么可以错过!
说着扒拉几下平板开始打演唱会。

完全忽略了身后短刀不满的神情。

等到她终于打完今天的pt抬起头来准备伸个懒腰时,却被突然出现在视野范围内的自家本丸的主力刀们给呛得一口气没喘上来。

“卧…槽咳咳…咳你们…咳这是要干嘛??”审神者有点被刀剑们的严肃脸吓到,忍不住反思最近自己有没有干什么坏事儿。
没啊。
这几天她一直沉迷挖矿,连五虎退坐在她身边睡着她都没移开视线去看腿。
难道是一期一振这个弟控看到她沉迷游戏见到五虎退睡着居然都不给他披个外套的行为天怨人怒吗???
你还别说。真有这可能。
于是审神者准备向弟控势力低头。
“那个……”我错了。
“主人!”
没想到先开口的不是一期,反而是乱。

“您好久没给人家梳过头发了!”乱鼓起双颊发表不满。

审神者抽了抽嘴角。别闹。前几天你要的空气刘海不就我帮你弄的吗。

“也好久没陪老人家喝茶了。哎呀,每次沏好茶,身边都没有主人的陪伴,真的是让老人家有些伤心呐。”三日月敛起衣袖,凑近眼角,拭去根本不存在的泪水。

审神者满头黑线。老爷子你是选择性忽略了莺丸吗。即使没有茶球,三条家剩余的几位还不够你折腾的么???

“主上居然已经对我做的美食失去了兴趣!”烛台切仅剩的那只蜜色瞳溢满了泪水,“我、我!”烛台切似乎把自己坚持很久的帅气包袱抛的一干二净,直接不顾形象的痛哭出声。

……。

审神者快崩溃了。

这群刀刀怎么回事!!一个两个的怎么都崩起了人设!!

审神者猛地扭头望向看天看地就是不看自己的鹤丸,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鹤丸拉进内室,拉上门留下一句,“抱歉啊大家!我找鹤丸有些事儿,大伙儿没事儿就先散了吧!”

“鹤丸,怎么回事??”
鹤丸装傻,“主人你说什么?”
“……你再这样我就告诉一期昨天是你把五虎退的老虎藏起来没让他找着才大哭的。”
审神者起身作势要走,被鹤丸猛地扑倒在地上,“主人有话好说!老年刀经不起惊吓啊!”
“除了锻造时间,你哪点像老年刀了卧槽槽槽我的头发!头发!你压到我头发了八嘎!!”审神者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她每天护理得好好的长发因为过于粗暴的动作被扯断了好几根。
妈蛋。
刀解吧。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