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碎_圣空星牢饭好吃

圈名阿碎!是个话唠、时刻想着放飞自我的小黄文写手!不定时掉落更新和脑洞!目前深陷凹凸无法自拔。是个安吹!非常杂食!安雷安无差!乙女主吃安艾!双安×
渣浪ID:阿碎_沉迷安迷修
欢迎勾搭(๑•̀ㅂ•́)و✧

【いずあん】現実交差理論

誘い込むmisty:

瀬名泉×転校生




転校生=杏




⚠️身体交换梗,注意避雷。








********************






我并不喜欢雨天。
既不喜欢鞋子不小心踩进泥水里留下印子,也不喜欢雨水打湿衣服之后黏黏的感觉,偶尔雨伞被碰到时,从伞沿飞溅到脸上的雨滴更是糟糕透顶。
总而言之,下雨天,一定会发生让人不爽的事。

××××××××××××××××××××

清晨的空气有些刺骨的早春,虽然拂过肌肤的风仍会带来几分冷意,但是对于男高中生来说并不算什么。

然而我现在却不得不穿着杏的短裙,光着腿走在人行道上。
为什么?
凭什么?
当然,我从来没见过杏感冒,更别说因病请假。抛开她在繁忙期总是顶着黑眼圈脸色发青地出现在各种现场的愚蠢行为不谈,这具身体本身的素质应该不差。不过微微吹动裙摆的冷风还是让人绷紧了肌肉。

迎面走来的秃顶上班族斜眼瞟了我的裙子一眼,然后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地和我擦肩而过。祝你头发早日掉光。

离学校越来越近,周围的梦之咲学院学生也逐渐多了起来。在人数占压倒性优势的普通科学生中,一个只身一人,并且穿着跟所有人都不一样的制服的女生……也就是现在的我。本以为应该会收到不少看珍稀动物的视线,但或许是因为已经过了太久,偶像科转校生早已经不是传闻中的存在了,普通科的人都对我视若无睹地加快脚步向校门走去。
没错,普通科的人。

与此相对的,偶像科的家伙似乎都对制作人科的女生制服尤其敏感,一路走过来我已经被十多个人拍过了肩膀,有些是能叫出名字的,还有几个虽然有几分眼熟,但完全不知道叫什么的一年级。虽然对这种毫无意义的招呼我都想一律用“嗯”来解决,但考虑到平时杏的对应也不能如此。只是来上个学就这么麻烦,杏大概需要学习一下拒绝二字怎么写。

打发走一个又一个烦人的家伙,在大堂换鞋时。
这件事突兀地发生了。

×××××××××××××××××××××

“……这什么啊……”

我一直认为把内心独白说出来是一件显得脑子很笨的事,能下意识做出这种低智商的行为,可见我确实受到了相当大的冲击。
我皱了皱眉,虽然对是否应该擅自拿杏鞋柜里的东西犹豫了两秒,不过这东西的存在妨碍到我拿鞋了,于是我伸手将放在室内鞋上面,显得有些突兀的白色信封拿出来。

正面用强差人意的字迹写着收信人,当然是给杏的。
这不是游君的字,让人松了口气。

翻到背面看了看,遗憾的是上面并没有写作者的名字。
是偶像科哪个找死的家伙吗?如果他在信封上写上名字,我就可以现在去把这种无用的废纸亲手扔回他的脸上了。

强压下涌上胸口的烦躁感,我将信封放进杏的书包里,平静地换好鞋离开了大堂。

××××××××××××××××××××

虽然刚才不小心说出了“什么”这种问句,但是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和我的鞋柜里隔三差五就出现的东西一样,这是无视对方的意志把自己的心情强加给对方,又没有勇气当面表达(当然当面更讨厌),所以把自己想说的话说了个痛快之后,放进对方的鞋柜就能产生满足感的自我凝聚体。
丝毫不考虑我这边要过一遍碎纸机再处理掉是多麻烦的事情……

“杏!早——上好——!”

一进教室,一个橘色的东西就蹿到了眼前。我不动声色地移开一步,用营业性的微笑回应,绕开他将书包放在目标——杏的桌子上。
旁边座位的黑色对我点头示意,我同样抱以微笑。毕竟这些人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游……真君,早上好。”
“早上好,杏酱。”前面的游君转过他那张惹人怜爱的脸,露出了天使般的笑容。

啊……
这毫无城府、像森林里的精灵一般的笑容……
这轻快、打从心底里为今天的相遇感到喜悦的语气……
这双笔直地凝视着我的、纯粹又美丽的祖母绿的瞳孔……

……

…………

………………………………

哈!?

不好,差点去另一个世界了。

“杏酱,你没事吧?感觉在发呆啊?”
游君担心地歪头看着我,如果不是瞳孔前面还隔着土气的眼镜,我真想现在就取出相机。不,就算有眼镜也不影响我取出相机的冲动。
“没事!抱歉,让你担心了。”
我勉强保持着杏的语气摆摆手。今天一天就能坐在游君的身后享受他上课时的样子了吗,真是太让人期待了。虽然只能看到背影让人觉得有些许遗憾,不过如果坐在我后面的话,上课时就不得不创造各种机会回头去看他了。也许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刚坐下来,橘色的就蹿到我身边来,用一脸奇妙的表情看着我。

“哎呀,杏今天感觉很不一样啊!?”
“哈?”说完,我立刻发觉说错话了,杏平时是不会使用这类语气词的,“哈哈……哪、哪有?”
“虽然今天的举动多少有点异常,不过偶尔也是会有这种时候的。”
黑色的在旁边替我帮腔。……是在帮腔吧?

“不。我能感觉得到……”
说着,橘色凑近我的脸。在生理性厌恶的发动下我皱着眉将脑袋往后仰,而橘色也丝毫不知收敛地依然不断靠近。这家伙该不会平时就这么对杏吧!?
终于近到一定距离,他凝重地闭上眼睛闻了闻。
“等等,你在干什么!?”

在我终于忍不住出声询问时,他却唰地一下收回身体,换上了笑嘻嘻的表情。
“杏,你换洗发水了吧!”

“诶?啊,嗯……稍微转换一下心情。”
被说中时心里多少有一丝慌张,我挤出笑容摸了摸耳边的鬓发。头发都绑起来了,这也能闻出来吗,又不是狗……“真亏你能知道。”
“如果是杏的事情,我什么都能闻出来哦!”
“……”

喜欢和这家伙待在一起的杏该不会有点问题吧。

我按住书包,被这样围住的话就没有机会拿信了。看看时间也差不多到早会了,只好先坐下来晚点再说。放在口袋里的杏的手机悄悄震了一下,取出来一看,是杏用我的手机发来的简讯。上面一如往常,用简洁的文字写着对我的关心……

“前辈,没问题吧?没被逮捕吧?”
……
太火大了,总之先既读无视她。

××××××××××××××××××××

杏同学
谢谢你肯读这封信。我虽然在普通科,但是从夏天开始就一直注视着你的身影了。这次鼓起勇气,想把我的心情告诉你。虽然知道你很忙碌,但还是希望能够面对面向你表达,今天放学后在偶像科和普通科连接走廊的后面,我会一直等着你。


偶像科的女性洗手间除了杏之外只有老师会使用,所以只要坐在隔间里,基本不会遇到其他人。
信封里装的并不是信纸,而是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没有仔细切边的纸张。既然连信封都买了,干嘛不把信纸一起买了,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这半吊子的包装配上半吊子的字迹,就这样也想让杏放下自己的工作去找你吗……现在的男高中生也太自视甚高了吧?
右下角客气地写上了姓氏,不过靠这种烂大街的姓氏也没法找出寄信人。

我再次快速扫了正文一遍,将它放回信封里。走出隔间,洗手间里空无一人。要不要干脆把信撕碎了扔进垃圾桶……脑海中一瞬间闪过这个想法,然而良知的阻止却姗姗来迟。
正因为使用这里的人少,所以反而容易被发现。这种东西还是由我负责任地带回家用碎纸机解决掉吧。

并不是对寄信的家伙有什么偏见。
说到底,连见都没见过的人,只凭一封歪歪扭扭的信是看不出什么的。也许其实是个很老实的人,也许虽然字写得很丑但却是个认真的优等生。
只不过,我心中的烦躁感却始终无法平静下来。仅此而已。
不管对方是谁,不管他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将这封信放进杏的鞋柜的,在我看到这封信的瞬间,无限的可能性就已经变成零了。
……而我认为,就算是杏本人收到,结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只是像老好人一样的那家伙,比我远不擅长拒绝他人的好意罢了。

所以,我去拒绝他。

杏今天似乎安排了其他组合的训练,本来我代替杏去指导一下也不是不行,不过既然没有非这样做不可的理由,今天又必须和杏一起回去,我便干脆地把今天的安排取消了。和杏也提前说好让她在教室等着了,不过闲不下来的她此刻大概也在教室进行着什么工作吧。

偶像科和普通科两者本身就被墙隔开,要来往的话还需要通过偶像科和普通科的两重检查,加上两者之间的共同活动也很少,我自从入学以来去普通科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完。总之,因为这些理由,连接走廊上除了特殊情况之外很少有人。

连接走廊的后面是一片被教学楼遮挡的阴影,四周都被没什么生机的草丛包围着,站在这样的安静环境中,就连脚步声都像是一种打扰。提前知道了即将在这里发生的事,不禁更觉得连景色都凄惨了起来。
远远瞧见正低头看着自己脚尖的身穿普通科制服的人,我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听到脚步声的他抬起头,露出了受惊的小鸡一般的表情。真遗憾,长了一张很适合普通科制服的普普通通的脸。
“啊,杏同学……下午好。”
“下午好。”

我在离他三步开外的地方站定。速战速决,磨磨蹭蹭的只会让对方抱有希望,今后他要是借此继续纠缠杏的话,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会感到困扰。
“很抱歉,我——”“杏同学!我喜欢你!”

对方竟然打断了我的话。
就算是已经在碎纸机里过了无数封情书的我,拒绝男人的告白这还是第一次,经验不足导致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看着涨红了脸的他没有出声。
“虽然因为科不同很少能见到你,但是我一直都被你努力的样子吸引着!”他像是背稿子一样,说着说着就低下头看自己的脚尖去了,“最开始我没有打算告白的,你身边围绕着那么多偶像,肯定没有机会吧……本来是这么想的,但是!”

我感觉到自己露出了有些微妙的表情,确实没你什么事。
不过他仿佛从自己的转折句中获得了鼓励,又抬起头来看着我。那尽管声音颤抖,却仍然努力想直面杏的意志……嗯,认可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不过重复一下,确实没你什么事。

“这个也是同学告诉我的,那个……”他犹豫了一下,腼腆地一笑,“杏同学你,不打算和偶像科的人恋爱吧?”

“……诶?”

“杏同学的弟弟和我的同学是朋友,所以……他说因为你对所有偶像都是一视同仁的,不会考虑和他们恋爱。我也是被他鼓励了,才鼓起勇气……”

“……”

不知何处吹来的风若有若无地摇动了草丛,又拂过我的裙角。真奇怪啊,这里不是风口,本应没有这种强度的风的。
无意识间抬眼一看,原来是不知不觉有雨云覆盖了天空。
要下雨了。

××××××××××××××××××××

杏独自坐在空旷的教室里,如我所想正趴在桌子上投入地画着什么。除了对自己那奇怪的坐姿无法苟同之外,冰冷无趣的脸说不定和平时的我差不了多少。

“喂,你在干嘛呢。那样把下巴枕在手臂上衣服会起褶的。”
“濑名前辈。”杏立刻坐直了身子,“不好意思,太高了不太习惯。”
“……”

“咦,不生气呢。”
“快点准备回去。”
我回过头。从背后传来桌椅的吱呀声,让人心中微微一动。
“……外面已经下起来了。”

××××××××××××××××××××

阴沉的天空,像昨天一样被厚重的雨云覆盖着,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地平线逐渐变白变亮,像我烦闷的心情一样寻找着突破口。
最后,我并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拒绝那个家伙的。回过神来时已经重新回到了偶像科的校舍里,正呆呆地看着窗外乌云密布的景色。
同时也忍不住思考起来。
杏究竟想站在怎样的位置呢。
而我究竟希望她站在怎样的位置呢。
当发现走廊的窗玻璃正模糊地映照出自己的身影时,我立刻扭开了头。以这样的身体来思考这个问题的自己,怎么看都有点滑稽。果然,这种事情是不能发生的。

杏自觉地撑着伞走在我身边,嘈杂的雨声使四周反而变得分外寂静。心照不宣地,我们按照昨天的路线,缓缓走向市区的车站。

“不打雷呢。”

身边的家伙小声地自言自语着。虽然轻微的声音很快就化作粒子消散在潮湿的空气中,但我还是准确地听到了。毕竟是自己的声音……希望不要是这么恶心的理由。
“是啊。”
“……”
不知道为什么,我回答之后她反而不再说话了。想吵架吗。
“喂,前辈这么温柔地接了你的话,你就不能再努力延伸一下话题吗。”
“………………”

一段长时间的沉默后,她像被强迫一样缓缓吐出几个字:“我紧张……”

“……”

曾几何时,和这家伙的对话就像这样,除非有需要,否则我们谁也不理对方。我把这家伙当做眼中钉,每当看见她时心里就无端生出许多抱怨。这家伙又怎么样呢,是制作人,又是我的后辈,恐怕也曾经对要如何应对我的态度烦恼过吧。而烦恼过后得到的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令人有些啼笑皆非,不过我并不是那么讨厌。

现在占据着彼此的身体,共撑一把伞无言地走在雨幕中,却并不会对这种无言感到痛苦,这样的关系让我感到舒适。
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有飞溅的雨滴钻进了皮鞋里,长袜和皮肤黏在一起,触感真是不要太恶心。我嫌弃地跺了跺脚。
“你除了工作之外还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怎么突然?”

“好奇心。谈恋爱之类的,出去玩之类的,没有这种想法吗。”
她愣了一下,下意识用手捂住了嘴。
……这种娘娘腔的行为,希望她在现在这个状态下千万别做。
“濑名前辈,我难道要跟你说闺蜜悄悄话吗……”
“哈!?”
如果不是因为手上拿着书包还需要按住裙子,真想跳起来弹她的额头。仔细想了想那是自己的额头,于是我作罢了,改为狠狠瞪了她一眼。
“回答问题!”

她歪头思考了一会,像是真的很为这个问题烦恼一般。只是这到底是在思考问题的答案,还是在思考要如何回答我,却不得而知。
“一开始我是抱着很不负责的心态来这个学校的,但是后来有点后悔了。而且也不得不负起责任来。如果想把制作人的工作做好,跟大家一起努力的话,去玩啊、谈恋爱……就做不到了。”
她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无奈地笑了笑。

“一视同仁地对待所有人,同时又有某一个特别的人;全心全力地投入工作,同时又全心全力地享受恋爱……这种聪明人才能做到的事情,我做不到。”

仿佛和雨声融合在一起的,让我难以想象的杏轻飘飘的声音。
和那张几乎能透过我自己的脸,想象到她本人有些无奈和可惜的不可思议的笑容。
所有的一切都让人感到无比焦躁,无比生气。

我握紧了伞柄停下脚步,正对着她,使她也不得不停下来看着我。伞面上积攒的水珠因为角度的变化滴滴答答地滑落,使人不快的水声分外清晰。
“那就努力做到啊。”为了这纤细的嗓音不被湮没在磅礴的噪音中,我再次抬高了声音,“不管是学习,还是工作,还是玩乐和恋爱,所有的一切,只要你可以拥有的,都去做到啊。我要你去做到。”
也许杏从没见过自己用这么大的分贝说话吧,我捕捉住她有些茫然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她,使她无法移开视线。

“你没有决定将来要做什么不是吗?那就一直跟我在一起啊。完美地完成学业,完美地完成工作,然后成为能站在我身后的制作人。在说‘做不到’这种话之前,先去尝试。…………至少,我对你是这么期待的。”

我原本是想说这种话的吗?难道不是还有更柔软的表达方式吗?
……脑海中似乎有这样的声音,但此时此刻已经无所谓了。

我对杏有同伴以上的好感。
所以希望她也能给予我同样的东西。
那不是什么浪漫的、可爱的、充满童话幻想的东西,只是若不把它称之为恋情的话,就太残忍了。

黄昏时分,遥远的天边像迎来黎明一般渲染出一道刺眼的光芒。这道光芒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扩散到杏的伞檐,点亮了她震惊的瞳孔。
紧接着,雷声撼动地面,冲击着鼓膜。在震耳欲聋的雷鸣中,我感到一阵似曾相识的头晕目眩,甚至想要一头往前栽去,在失去意识的一瞬间,冰凉的雨水似乎滴在了脸上。

果然,下雨天,一定会发生令人不爽的事。

××××××××××××××××××××

早春的阳光温暖得让人泛起困意,缓解了指尖冰冷的温度。杏在这毫无紧张感的正午时分,绷紧了身上的每一根弦,急匆匆地前往泉的公寓。

与前几天来到这里时,心境已经完全不同了,不变的只有那份踏足这里时的紧张感。杏在大堂的对讲机按下泉的房间号,无机质的等待音响起。
丝毫不关心杏内心的紧张,对讲机慢吞吞地响了五声之后被接通了。
“……”
深呼吸。
“濑名前辈,中午好,我是杏。”
“……”

从对面并没有传来回复,取而代之的是“咔哒”的开锁音。杏还没来得及道谢,泉已经挂断了对讲机。
……
还是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

上回进出这里的电梯时,一直有泉站在旁边,所以多少还能保持冷静。但是这次电梯里只有自己,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的寂静让杏更加惶惶不安起来。
仔细一想,现在要去见的就是泉啊。
杏感觉胃都疼起来了。

……
经过了既短暂又漫长的十几秒,杏站在了泉的家门口。毫无意义地在门前左右踱步浪费了一会时间,再次深呼吸之后,她终于鼓起勇气按下了门铃。

很快,泉蓬松的短发从门的缝隙里露了出来,他稍微打开门,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杏。看起来今天并没有工作,他穿着羊毛衫和毛茸茸的长裤,大概是家居服。门外吹进的冷风让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果然,濑名泉还是要露出这样让人讨厌的表情才对。杏在内心兀自感叹了一番,忽然想起来自己是上门打扰的人,赶紧鞠了个躬。
“中午好,打扰了!我是……昨天和前辈联系过的,来取放在这里的、那个……衣服。”

虽然东西已经在这里放了两天了,但是对着一脸寒冬的泉,还是很难把内衣这两个字说出口。杏艰难地绕了个弯,心虚地移开视线。
本来在换回来的当天就应该先来泉家把内衣拿走的,但是当时泉突如其来的告白把杏整个人都吓懵了。
当雷鸣声消失后,依然沉默地撑着伞的泉首先侧过身不再看她。而在那种状况下,杏自然没有心脏强大到主动打开话茬。两人一句话都没说地一起来到车站,泉正打算撇下她离开,忽然又停下脚步狐疑地看着她。
连再见都没敢说的杏愣了一下,竟然飞快地反应过来泉视线的含义。
“我、我今天带伞了。”
“…………”

泉翻了个白眼转过头就走了。

……。
尽管这是非常有濑名泉风格的行动,但即使只是简单的一个眼神,在经过刚才的告白之后都仿佛变得不同了起来。
杏按住砰砰乱跳得有点烦人的心脏,就那么回了家。

次日是梦幻祭,忙到昏天暗地的杏和累到筋疲力尽的泉除了有关舞台的必要事项之外再没有过任何多余的对话,感天动地的是演唱会顺利举行了,缺席了排练的泉在当天早上的两次彩排之后很快就跟上了其他人的节奏,如他所说没有任何问题。在演唱会上的完美表现让杏终于彻底对那个魔幻现实主义的噩梦释怀了。梦幻祭结束后泉被Knights拉去了他们的庆功宴,就这样到了今天。

“……冷死了,你先进来。”
泉简短地说完之后率先缩回了房间里。
杏犹豫了一秒,忽然想起那天的自己也曾经为“我这样的人能够玷污濑名前辈家的高级木地板吗”而犹豫,不禁差点笑出声,赶紧打了声招呼,跟在泉身后钻进门内。

还是熟悉的简洁内装和变态般的干净环境,杏在泉的示意下脱掉外套挂在衣架上后,小心翼翼地坐在沙发上。
“那个……衣服……”
“等等,我去拿。”
她感觉哪里不对:“我自己去拿就可以了。”
泉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她一眼:“你现在还在意这个?”

“……”
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啊。

在杏还在思考泉这句话的意思时,泉进房间待了片刻,很快就提着一个小纸袋出来了。杏赶紧站起身来双手接过,轻飘飘的纸袋里装得毫无疑问就是那天在泉家换下来的内衣。虽然只是很普通的基础款,既不是起球的毛线内衣,也不是镶有蕾丝的可爱小内衣,但就这么理所当然地被泉看过了还是让杏有种心脏被猫爪子挠了几下的感觉。
泉无视杏微妙的脸色,又将另一只手上拿着的黑色笔记本也递到她眼前。

杏愣了一下。泉脸上显出几分不耐烦,她马上乖乖地接过这本毫无头绪的笔记本,在泉的注视下翻了翻。
笔记本还很新,已经写了大约三分之一,上面的内容有些眼熟,杏很快反应过来。
“这是……那天的上课内容的笔记……”

泉点了点头。
“反正你这样的笨蛋只要缺了一天课就什么都听不懂了吧?要是为此被说成是我的责任可就头疼了。”说着,他伸出手翻过几页,“这里,还有这里……考试时候的重点我都标出来了。还有数学的例题,反正比你们老师选得要好,你之后自己做做看。”

杏怔怔地看着泉修长的手指划过一行行清秀的笔迹,听他仍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讲着上面记的重点,心脏上刚才被猫挠过的地方都仿佛留下了一道道伤口,似痒不痒的感觉变成了令人揪心的痛。

她甚至都没有说过。
但是泉却替她想到了,不仅想到了,还花费一整天全部整理成笔记。这个人是濑名泉啊,他不是对所有人都这么好的。哪怕是刚认识他的时候,他不是这样的。
是什么时候、是什么让他变得会帮她记一整天的笔记,会在她没带伞的时候送她去车站,会关心她毕业之后要做什么,会说……如果换不回来了我就来打造你。
杏想起自己听到这句话时,内心泛起的一阵涟漪。
如果泉的是喜欢的话,那她的是什么呢。

她希望这是什么呢。

“喂~?”眼前的世界闪了闪,是泉在她眼前挥了挥手,“我说的话你都听了没有,发什么呆呢。”
泉弯下身和她的视线持平,那张正紧蹙着眉的端正的脸在她的眼里逐渐模糊成一片。

“……哈?”
那张模糊成一片的脸发出了滑稽的声音,杏眨了眨眼睛,冰凉的触感划过脸颊。

“等会,喂,你能别在别人家里忽然哭出来吗?!数学太难了?!”
“不是的……!”

杏用袖口擦了擦眼泪。
勉强变清晰了的视线里,泉正一副被吓到的样子紧张地看着她,浅蓝色的双眼像湖面一样倒映出表情苦大仇深的自己。

“我会努力的。”
听到这句话,那双湖面般的眼睛闪过一道光芒。
“我会努力的,像前辈说的那样,不管能不能做到,都先尝试看看。”
“……”
“在认为自己真的不行之前……”杏再次拭去盈出眼眶的眼泪,吸了吸鼻子,“可以让我一直跟在濑名前辈身后吗……?”

“……”
泉看着她,看着她的眼睛,而她也笔直地回视着他。过了一会,他伸出手,似乎是想替她擦眼泪一样在她的脸庞边停了下来,转而伸向茶几上的纸巾盒,抽了两张纸巾递给她。
“太丑了,看不下去,你先擦擦。”
“……”

杏无言地接过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泉沉默了一秒,十分嫌弃地再次开口:“我说鼻子。”
“…………”

杏极力忍住夺门而出的冲动,老实地照他的话做了。

“想要跟在我身后的话,就得拿出走在我身边的干劲才行。”泉终于微微一笑,杏第一次见到他这样没有攻击性的笑容,“如果你做不到,我会先丢下你走掉的。”

非常严厉的话。
但是与之相反的是,他的笑容和声音都如此温柔。

杏任凭心中的涟漪逐渐扩大,也对他露出尽可能自然的笑容。
如果不把这称为恋情的话,就太可惜了。


********************






虽然其实还想写一点日后谈的,但是时间有点紧张就先到这里了。
总之(不管质量怎样)终于完整结束啦╰(*´︶`*)╯
大家久等了,谢谢你的阅读。(至于质量怎样……)
是说我写之前就被人猜到发展了是怎么回事!好气啦!

评论

热度(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