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碎_圣空星牢饭好吃

圈名阿碎!是个话唠、时刻想着放飞自我的小黄文写手!不定时掉落更新和脑洞!目前深陷凹凸无法自拔。是个安吹!非常杂食!安雷安无差!乙女主吃安艾!双安×
渣浪ID:阿碎_沉迷安迷修
欢迎勾搭(๑•̀ㅂ•́)و✧

【レオあん/leo杏】猫与秋刀鱼

这份leo杏粮真好吃!!!

林中空地:

按自己对本篇中的杏的理解去写的。我流杏。


略微有点冷淡,但是是个非常温柔的孩子。因为个人趣味擅自加上了怕麻烦的属性←因为是老好人,还是会忍着麻烦去做。


lo主是个杏厨,这一点请务必不要怀疑(。


还有我文章的名字真的全都是瞎起的,全然不必在意标题(


有空可能再写个国王视角的番外出来w














关于我和那个国王大人的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为了节省时间,相遇一类的事情暂略去不提,讲讲那之后的故事吧。


我啊,我虽然在梦之咲呆了这么久,各种怪人我见得多了,这种张口闭口都是大宇宙、话没说几句就开始哇哈哈哈地狂妄大笑起来、妄图把全世界都变成自己的作曲谱纸的人,我对此还是相当没辙。但是作为一名尽职尽责的制作人,我还是每次都硬着头皮上了,虽然一开始感到各种无所适从,慢慢地还是看到了那位前辈很可爱的一面。


前辈还在梦之咲念书的时候,我每天中午都会给他送去自己做的便当。事情的起因是某天司君见到我的时候又开始对我大倒苦水,抱怨他们的leader又不好好吃饭了。充分见识了那位国王大人的电波与不可预测之后,我对此简直是深深的感同身受。我摸了摸司君的头,表示这事我会解决。


然后司君又用他那种独特的写着“不愧是姐姐大人!”的眼神看着我,被这么注视着的我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因为我也不擅长应对那位个性奇妙的前辈啊!说真的,我一直很好奇他为什么没被划入五奇人的行列里,这种行事张扬又我行我素的存在,不应该最符合奇人的定义了吗?


抱着这样的疑虑,我做好了营养得当的午餐,装进便当盒里带来了学校。


……然后就是寻找前辈的过程。听说他是个神出鬼没的人,但非常神奇的是,我在学校里随便一转,就在鲜绿的草坪上看见了那个鲜艳的橙色脑袋。


今天的月永前辈,也在忙着作曲呢。


虽然感觉打扰到前辈的创作不好,但为他的身体着想,还是要让他好好吃饭啊。我跟他打了个招呼,他抬头看了看我,用他一贯的兴致高昂的语气对我说道:“是杏啊,你好噢,うっちゅ☆”


呜哇,前辈式的大宇宙问候来了!他的说话方式经常令我想起原来学校的旧友,但现在实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摒弃掉心里的羞耻之情,也学着他的样子,认真地用“うっちゅ☆”来回复前辈的问候。


“啊哈哈哈哈,杏的发音真棒啊,比我的都好呢~好羡慕啊☆”


会坦率地用奇怪的方式来夸奖别人,这也是这位前辈的特色之一。虽然被人肯定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但我没有忘记自己本来的目的——给这位生性随意的前辈送去午饭。


“前辈,要好好吃饭,不然身体会垮掉的。这是今天份的便当,请吃吧。”


我把手里的便当盒递给前辈,他却没有接过,依然忙着在谱纸上哗哗地写下细小的音符。


“……前辈。”


我感到非常苦恼,午饭是必须要吃的,但是打断前辈作曲的过程,似乎也是一件相当不妥的事情。


啊……怎么办呢。


我也在草地上坐下,陷入了沉思。


“杏。”


结果前辈突然开口叫我了,我连忙转头看向他:“啊,在!”


“在想什么呢?你是在解析大~宇宙的电波吗?look,look,解析完毕就会得到这样的东西☆ 能够逆向还原出它原本的样子吗?杏的话一定可以吧~”


宇宙人前辈举起手里的乐谱,可是这样我只能看出旋律来,怎么会知道原先的电波是什么频段呢?


我只好摇摇头,老老实实地回答他:“并没有。我是在考虑要怎么样才能让前辈好好吃饭。”


“诶~我可没有吃饭的时间啊,inspiration袭来!必须把它记录下来!传世的名作就是这样从我的手下诞生的!”


前辈一脸兴高采烈地挥着手里的谱纸,喂喂,小心不要松手啊,传世的名作可是很容易就会被风吹走的。


“唉。”我叹了口气,“不吃饭的话,身体是撑不下去的。那之后,可就无法继续作曲了哦?”


我尝试着用道理来劝诱前辈……但是似乎失败了。他看起来根本就没把我的话听进去。


“那个啊,那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吧,天才都早逝,早逝的才是天才!趁着自己还活着要多多地写~我果然是天才,哇哈哈哈☆”


……这个人,在兴高采烈些什么呢。而且这个逻辑也很有问题吧。


耐心接近售罄的我决定不再顾及前辈的作曲大业,必须让他好好吃饭。


我打开便当盒,拿出筷子,夹起切好的小块蛋卷。


塞也要给他塞进去。


“前辈,请吃。不要逼我撬开你的嘴。”


我直截了当地威胁道。


“诶!我——不——吃——”比我大一岁的前辈,像小孩子一样拖长了声音,拒绝吃饭。——对,就是在拒绝吃饭。


他狡黠地摇摇头,右肩上躺着的一小簇辫子像什么小兽的尾巴一样摇动起来,“除非……除非杏喂我吃!”


哈?


喂他吃……就是把食物送到对方嘴边,说着“啊——”,然后等对方张开嘴再送进去,就是这种对待傻瓜一样的行为吗?


不过这人有些时候确实是傻里傻气的。果然是傻瓜国王啊。


我大耸肩,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他的无理要求:“可以啊,请吧。”


“诶——”结果听到我的答复,提出这个要求的前辈反倒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而下一瞬间他又开心得不得了地笑了出来,“你真有趣啊!完全无法预料你的行为,超越我的想象,果然我最喜欢你了,爱你哟☆”


……哈、哈哈。


这话我听着怎么一点都不开心,反而有点想揍人呢,嗯?!


我觉得我的太阳穴都在突突地跳……不能再和这个人纠缠下去了,我把蛋卷递到他的嘴边:“前辈,请吃吧。”


“哇哈哈哈哈,很好很好,但是还不够!”


但是国王大人并没有张嘴。


……你还想干什么。


“说'啊——'!这个是必须的步骤吧!”这人还对我眨了眨眼,蹦出来的星星都快砸到我脸上了。


好烦啊,想打他……这人的心理年龄是只有五岁吗!


我按捺着心里深深的无语,按他的要求说道:“啊——”


所幸国王大人这次乖乖地张嘴,吞下了食物,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好吃……杏真厉害啊,太了不起了,你一定也是宇宙人吧!有着来自大宇宙的奇妙力量!”


“不,我没有,啊——”


快点堵住他的嘴。这么想着,我又递过一块肉丸去。


吃了!顺利地吃了!


“这个也好好吃!太厉害了!”


国王大人更高兴了。


“是吗,谢谢前辈,啊——”


“好吃!杏真是太棒了☆”


“前辈过奖了,啊——”






结果最后竟然顺利地喂他吃完了。真是不可思议。


对方是那个前辈诶,那个月永レオ,以不可预测而著称的天才——


我疲惫地叹了口气。草坪上经常会有学生来坐着吃饭,我们两个的傻瓜行径一定被不少人看在眼里……好丢脸,但是我有一种预感,可能还要和这个前辈打很久的交道……


……想想都超累的。


但是呢,想到前辈开心的表情……似乎也没那么累了?


作为一位制作人,必须好好地为偶像服务。我希望他们都可以真心地笑出来。








那之后,不知为何,与那个奇妙的前辈的交往似乎渐渐多了起来。


在走廊上会见到他刚刚画下、还没有干透的五线谱,中午到草坪上会看见躺倒在地等待喂食的国王,放学后偶尔到与梦之咲相邻的海边去散步,也会谜一般地见到前辈的身影。


每次都没办法扔下他不管,虽然在心里抱怨着“真是个会给人添麻烦的前辈”,却还是老老实实地走过去,打声招呼,防止前辈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而呆在他身边。


……这个人难道真的是宇宙人吗,是怎么做到无处不在的。


抱着这样的疑虑,我在又一次在街上散步且遇见了月永前辈的时候问出了口。


“前辈,你有没有觉得……我们最近常常碰面?”


“诶?啊。”国王大人点了点头,陷入了迷思之中,“不要给出答案,让我妄想一下……!啊,一定是那个吧,是大宇宙的神秘力量把我们联系在了一起!”


非常月永レオ的回答,我早就该想到了。


“比起考虑这个的原由——啊,我要两份可丽饼,谢谢啰,うっちゅ☆”


前辈把可丽饼递到我手里,我便诚惶诚恐地收下了。说起来,一直都是我给前辈准备午餐,这次居然被请了一顿……唔,难道说他在这方面终于拥有了一些常识?这可是历史性的飞跃!


“杏那是什么眼神,就像看着什么奇妙的新生物一样呢,真有趣啊哈哈哈哈☆”


“没有没有,只是对前辈竟然会请我吃点心而感到了惊讶而已。”


“那可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吧!杏再这么误解我的话,我可要生气了!”前辈有点闹脾气地伸出手去,在我的头上乱揉一气,把我的头发揉得一团糟。我很想让他住手,但是看他翘着嘴巴微眯着眼,一副揉得相当带劲的样子,也只好在心里叹口气,由他去了。








中间还发生了些其他的事情,我也得以窥见了前辈心里——那异常苦闷的一面。


那是某个雨天,放学后,我撑着伞,慢吞吞地在街上踱步而行。


我并不着急回家,可以的话,想要多听一下这冰凉又淡薄的雨声。雨水从天空坠落,一颗颗打在我的伞上,连缀起来,就如同一首不知要唱给何人的歌。


我本来只是想随意地在雨里散步的,结果却意外地看到了熟悉的人……knights的队长,不世出的天才,被冠以‘Lionheart’之名的国王,也不打雨伞,也没有穿雨衣,安安静静地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在这淅淅沥沥的雨里。


……这个人在想些什么啊。明明身上都湿透了也不去避雨,是想把自己弄感冒吗。


这么想着,我走过去坐到他身边,调整了下雨伞的角度,正好遮住了两个人。


前辈转过头来,看见是我,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我端详了下他。湿漉漉的额发一缕缕粘在脸上,平常会随着他大幅度的动作而欢快地跳起来的小马尾,现在也蔫蔫地趴在肩上,领带松松垮垮地挂着,淋透了的衣服贴在身上。


“哈啰杏——うっちゅ!”结果还是收到了他那标志性的问候,真意外,我以为他没什么跟我打招呼的心情的。


“唉……”我深深地叹了口气,“为什么要把自己整得这么狼狈呢……你可是傲慢的国王啊。”


“什么嘛,我既不傲慢,也不是什么国王,”前辈直截了当地否定了我对他的定义,“我只是一个弱小的作曲者而已。”


“对了,杏知道莫扎特吗?就是那个写了小星星和安魂曲的莫扎特,和我一样,他也是个天才哦。”


我点点头。来到这所学院后,我对音乐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自然也知道这位才华横溢又放荡不羁的天才。不过前辈为什么要提到莫扎特呢?抱着相当的疑惑,我等待着前辈发言的继续。


“那个莫扎特啊,可是不折不扣的天才,随随便便就能写出优美的乐曲。但是这样的人却不得不四处投奔权贵,迎合着这些人的喜好,为他们作曲……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方式,所以我很讨厌他。”


“但是呢,我又觉得,也许我会很喜欢他也说不定?因此我很少接触莫扎特的作品,因为啊,因为我可是讨厌他的人!我才不想喜欢上他!”


“同时,我又在想,是什么逼迫着他——有着无与伦比的异才与自由的天性,应当比谁都潇洒地活着的莫扎特,是什么迫使他向现实投了降?我想一定是这种不公正的世道吧,就是它谋害了天才的独立的人格。”


“想起来就火大。我啊,我可是对这种不正确的世道,感到了异常的愤怒呢。”


我静静地听着,并不打断他语无伦次的发言。


“然而我有时候也在想……我究竟是为什么那么厌恶他呢?我明明应该是很喜欢他的。我究竟是厌恶他,还是嫉妒他呢?”


“我搞不懂啊。”


前辈有些寂寞地笑了。被雨水打湿的头发贴在额头上,挡住了那双美丽又率直的眼睛。


天才之悲啊,是要引颈自戕,还是俯仰于世而活,而除此之外,似乎并不存在第三种选择。


可是我……为什么会这么悲伤呢。


我明明就不是前辈那样的天才,也不曾有过他这样的烦恼。


但是为什么我会如此真切地、感受到了这份没有出路的悲伤呢。


暂且把这份疑虑抛开,我个人的状况如何并不重要。于是,接下来我要怎么办呢,听完前辈的话,擅自地认定“让他一个人静静会更好”,就这样把他一个人扔在这里独自离开吗。


怎么可能。


我想起原先学校的同学,重要的人们。可以的话,我是多么想再和她们一起欢笑啊。


但是,做不到。


我无视她们的思念而选择了逃避,来到了这所学院。虽然时至今日还是经常想起她们的面容,但是啊,我却已经回不去了。


这就是我那段可悲的友谊的结局。


而如果说我曾经因为逃避而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的话,那么这次,不论如何我都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我是「制作人」不是吗?


那么,就必须让偶像得到幸福。


……虽然很不擅长言辞,但只有这次,我必须要努力一下。


——把自己的想法,尽力全部传达到吧。


“前辈。”我开口呼唤他的名字,声音的波纹与雨声相碰撞,形成了奇妙的谐响。


我想鼓励一下他,便微微地笑了。


“我认为是可以找到的。所谓共存的道路。”


“我心中的天才,是可以打破一切障壁,最终抵达自己所期待的目的地的勇者。即使遭遇再多的困难,即使被无数人所误解,他也一定会举起手中的剑——将所有的障碍,一一破除。”


“我相信前辈是那样的天才。只要你想,便能做到吧。


 ——天才真好啊。”


我由衷地感慨道。


“杏真的是这么觉得吗?觉得即使是这样的我——狂妄而弱小的我,不被人所需要的我——也可以抵达那个对我来说过于美好了的未来?”


“啊?”这下我反倒有些吃惊了,“前辈原来是那种会自我怀疑的人吗?即使如此,也不要怀疑我的话啊。我认为前辈引领着学院里的名组合knights前进,被强敌所击落后又迈向明天,这样的前辈是相当强大的人。”


“我也不认为前辈是不被需要的。司君,姐姐,凛月君,濑名前辈,knights的大家,还有我。对我们来说,前辈是十分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存在。”


“所以请不要这么看待自己啊,国王大人。”


说完,我从口袋里摸出一袋橙色和黄色混装的金平糖来,塞到了前辈的手里。


糖是冰鹰君给我的……把别人赠与我的礼物给了他人,不论如何这都不大好,我在心里默默对他说了声抱歉。


“我不是很擅长言辞,也不知道前辈对我的话看法如何。但是时候不早了,我打伞送前辈回家吧。请不要再在这里一个人蹲着了。”


我站起来,向他伸出手。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辈还有一位妹妹吧。家里还有人在等待就要赶快回去,请不要做会让重要的人担心的事情。”


“嗯……我一直在这里坐着的话,杏也会担心我吗?”


这是什么问题啊。


我叹了口气,回答道:“当然会担心啊。所以快走吧,前辈回去记得洗个热水澡,早点休息,不要感冒了。”


他看了看手里的糖,又抬头看了看我,慢慢地露出了笑容。


我喜欢笑着的前辈,很喜欢他肆意的大笑,喜欢他爽朗的笑声,也喜欢在他的嘴角露出的尖尖的虎牙。


所以请更多地欢笑吧,一直都笑着走下去,像真正的天才一样一路顺利,无忧无虑。


他会得到他想要的一切的。人——只要还活着,手里就一定会握着些什么吧。


他冲我点点头,站起身来,握住了我的手。








后来,似乎是被前辈拯救过一次。虽然说拯救并不确切,但姑且让我这样为之命名吧。


那是我高二后半期开学时的事情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时候的通告似乎全都挤到了一起去,我夜以继日地赶工才勉强维持住了进度。高强度的工作换来的是极度的疲惫,课间休息的时候我去卫生间补妆,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感觉即使买来G家的那款昂贵的粉底液,也救不了自己这过于惨淡的脸色了。


因为睡眠严重不足,连走路都摇摇晃晃了起来,刚才险些栽到了地上,幸好被同班的神崎君及时地扶住。他可能是看我的脸色实在太差,就帮我向班长请了假,把我送到了保健室去。宇佐美老师告诉我要好好休息,并让我在床上先睡一觉。


但是,就这样把这么多工作搁在手边不管吗。


我做不到啊。


所以还是趁着老师外出的时候偷偷地写起了策划。其间我的眼皮无数次几乎黏在一起,还是强打起精神,继续写了下去。既然身为制作人,就应该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虽然很累,也只好咬咬牙,这样坚持到底了。


又到了中午,是时候给前辈送饭了。我就从床上爬起来——拖拖拉拉地走到了一直以来都在此吃午饭的草坪上。


走出门的那一刻,阳光晒到身上,射进眼里的一瞬间。我强烈地理解了零前辈和凛月君的那种对日光的厌恶,和在其下的毫无力气的感觉。我感觉头脑发蒙,两眼发直。


总之,感觉身体被掏空。


我无言地把便当盒放到前辈面前——实在是没什么开口说话的力气了——此时我只想要休息一下,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可能是累得脑子都不好使了,我鬼使神差一般地开口了。


“那个,前辈啊。”


“怎么了吗☆”


“背……能借我靠一下吗。”


好累啊。


累到已经快要丧失思考的能力了。


以致于虽然是有些僭越的请求,却还是说出了口。


“……可以的。”


可能是我的话里太没有精神了吧,前辈也罕见地没有用他那种惯常的兴高采烈的方式说话,而是拍了拍自己的后背,简短地表达了准许。


“太累了的话,抱一下也随时欢迎哦?国王大人的怀抱,可是相当令人有安全感的♪”


……那个,前辈啊,能不能不要这样抬起头来,用这种毫不掩饰的目光看着我啊。


你的眼睛确实是非常好看。清澄得像金绿色的电气宝石一样,因为过于澄澈了,对于被这样的眼瞳注视着的人来说,那里面的情绪可是能看得一清二楚呢。


啊啊,好累……但是我已经不愿意,也没有力气去想这代表着什么了。


“那个就不用了。谢谢你,前辈。”


用剩余的一点理性做出“应当拒绝”的判断,我这样回答了他。然后噗通一下坐下,精疲力尽地靠到了前辈身上。


太多的事务混成一团挤在脑子里,已经把所有空间都填满了,cpu过快过热地运转着,头——真的是好痛啊。


如果可以的话,是想轻轻松松、什么都不必去做、被人爱着地生活的。


但是呢……好像不可以啊。


我已经无法获得幸福了。


所以就让别人幸福起来吧。看着他们的笑脸,我会觉得自己仿佛也得到了幸福……一直以来,我都是为此而努力的,从来不求回报。


但是现在请让我休息一下,一会儿就好。


我靠在前辈意外的坚实的背上,渐渐地沉入了梦乡。




嗯……好暖。


不知道倚在什么东西上睡着了。我轻轻地蹭了蹭脑袋,然后慢慢地睁开眼睛。


然后不可思议地看到了月永前辈的脸。橙色的鲜艳发色,金绿色的眼,随意地躺在肩上的小马尾。他似乎正在继续他的作曲大业,一只手揽着我,另一只手里捏着我给他的原子笔,在五线谱上写写画画。


不知为何,这样看着他,我觉得非常安心。


大概是我制造出了一些动静吧……前辈手里的动作停止了。他按下笔末端的按钮,放下笔,用空出的手摸了摸我的头顶。那动作过于轻柔了,一瞬间我竟然产生了想要让这份温度多停留一会儿的想法。


“女王酱醒了~休息得好吗,うっちゅ☆”


可能是多少清醒了一些,我突然意识到,被偶像抱着,这样的行为是逾矩的。


“诶我睡着了吗!真的是非常对不起!”


我连忙向前辈道歉,想挣脱出来,却被前辈用力地抱住了。我的力气再大也比不上男生,他不松手的话我也是束手无措,只好放弃努力,乖乖地在他怀里缩了起来。


“那个……怎么了吗?”


“我认为有必要向杏申明一下事情的严重性——你可是已经累到严重睡眠不足了哎!真是的,这样下去身体会垮掉的,也就没有办法再和我一起观测大宇宙了!”


“呃,这次是特殊情况,一般来说是不会这样的……诶?”我有些心虚地尝试辩解,却被前辈捏住了脸颊。


哇疼……!这个人是跟哪个前辈学坏了啊?!


“下次不可以再这样了,要好好休息,完成不了的工作就不要接!”前辈松开手,又拿起原子笔轻轻在我的头上敲了几下,“杏不是也说过要注意身体吗?自己都没有做好就对别人说教,这样可不好♪”


他摸了摸我的脑袋。


“所以你是以什么立场来教导我的啊,明明是个不好好吃饭的人”。我把这句话咽了下去,有气无力地保证自己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还有啊,要学会多依靠一下别人。想要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个人解决是不可能的,那样会把自己整得很累。你这个样子,总有一天会把自己逼到崩溃的。多依赖一下别人吧。仅仅相信自己的话,并不能被称作是坚强。”


他就这么直直地注视着我,神色认真:“唔,别人的话就算了,我希望杏可以多依赖一下我,再怎么说我也是可靠的前辈啊,帮你分担一点——不,即使是承担你全部的重量,也没有关系的。”


“因为我——”




不可以再往下说了。


我猛地推开他,后退一步站起来。


“对不起……前辈的话,我并没有听清。”


我竭力装出和平常无二的样子回答他。


不可以答应。


“我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倾听对象,所以也请前辈不要……再对我重复了。”


必须作为一名良好的制作人而存在。多余的感情,全部是不被允许的。


不可以越轨,不可以做会危害到偶像发展道路的事情。


我只是他的「制作人」而已,也只能是制作人,不能再有其他了。




“谢谢前辈……我先回去了。”


说完,我无视他还没有说完的话语,就这么一路逃回了家。


结果到头来还是做了逃跑的胆小鬼,我真软弱啊。




“你这个样子,总有一天会把自己逼到崩溃的。”


“多依赖一下别人吧。仅仅相信自己的话,并不能被称作是坚强。”


虽然看起来神经质又难以理解,但月永前辈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只是……这份温柔的重量,我无法承担。


必须一个人走下去,即使会不停流泪,也只能伸出手去擦干眼泪,之后继续前行。


沉溺于温柔之中而忘乎所以是错误的。在君咲的时候,我就已经因此,而犯下大错了啊。




但是。


感到了喜悦,心中也很温暖。


一直存在的那份空虚被什么东西填满了。


心里沉甸甸的,非常踏实。


虽然不是很清楚充塞心间的是种怎样的情感……但我在想,那可能就是“幸福”吧。




……谢谢你,前辈。


躺在床上的我看向窗外的夜空,轻声对不知在哪里的前辈道出了感谢。




随后我喝掉热好的牛奶,闭上眼,打算好好休息——却突然想起了一件白天被我忽视掉了的事情。


我刚醒过来的时候,他叫我什么来着?


……女王酱?




唔、唔唔唔唔唔唔,这个这个这个……


这可就不妙了!那句民谚是怎么说的来着?一旦开了头,之后就……?


而且这可是那个前辈啊?是那个前辈啊?


我猛然清醒过来,一瞬间睡意全消,甚至感到太阳穴又开始突突地跳。


……算了,还是别谢谢他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以后前辈就变得——非常的黏人。


前辈一直坚持喊在外人面前我女王酱,所以说到底是为什么啊,明明两个人相处的时候还是更常喊我杏的,就不能正常地称呼我吗……


虽然我说着“这种称呼会引发误会”而向他抗议了许多次,但都没取到任何效果。慢慢的我也习惯了,即使被这个笨蛋前辈在许多人面前大声喊出这个难为情的称呼,也可以面不改色地走过去,询问他今天的国王这么开心,是不是又有了什么新的inspiration.


在学校里的时候,好像除了上课的时候,总是呆在前辈身边。帮严重生活不能自理的国王递一下纸笔,或者整理点什么东西。一般来说是他忙着唰唰地写下那些音符,我在一边草拟策划案,或者缝演出服。某次针把手刺破了,血流了出来。然后前辈竟然给了我一块创可贴。


我惊奇地看着他。


似乎是被我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前辈转过头去,跟我解释是因为看我经常在缝衣服,想着大概会很容易把手扎破,就在身上揣了些创可贴。


诶……这居然是那个月永前辈会做的事情啊。


我感觉更惊奇了。


当然,虽然感觉很不可思议,最终还是好好地感谢了他。在这种时候还是应该坦率一些。之后我看见前辈的脸有点泛红,怎么想都应该装作没看见,于是我就低头继续制作服装去了,一切太平。


还有,不知为何上学路上总是会碰见他。小小的前辈会一脸灿烂地笑着挥挥手,对我说道:“早上好~女王酱去上课的话,我也去稍微露个面吧♪”


然后就一路和我并肩走到了学校去。


虽然感觉作为制作人和偶像这样十分不妥,但权衡之后还是感觉让这个常年神隐的前辈按时登校更为重要一些,于是也便由他去了。路上两个人一直在漫无边际地扯着些有的没的,或者说只是前辈在漫天闲聊,我时不时答复几句而已。


结果给弟弟看到了以后,还被拿来揶揄了好几次。大概就是男孩子那套怪里怪气的嘿嘿直笑,或者傻呵呵地开点不成气候的玩笑,在被我威胁要把接下来一周份的牛奶布丁全部藏起来以后,这个人就乖乖地闭嘴了。


不过有时候弟弟还是会问我:“喂,老姐啊,你们究竟打算这样到什么时候呢?”


我耸耸肩回答他:“前辈没多久就要毕业了,到时候就结束了。你也不用再想三想四了。”


“切——”弟弟拖长了声音,表示抗议,“我看你说这话的时候,可不怎么开心。”


“没什么不开心的,前辈走了以后,我会少很多麻烦事的,”我搅拌着手里的咖啡,感觉像是沉到了咖啡杯的底下,自己的声音听不真切,遥远地传来。


是的……前辈很快就要毕业了。


感觉上,似乎稍微有些寂寞呢。


弟弟抬头看了我一眼,突然皱着眉跳下椅子,离开了两人对坐的餐厅。


我家的老弟人真好啊。我不得不这么感慨道。


因为我……可能是流泪了吧。






时间渐渐流逝,人也在随之不断前行。很快就到了毕业的季节,我所尊敬的,我所倚赖的,还有——我所深爱着的那些前辈,就这样离开了。


相遇从一开始便指向着别离,虽然短暂地共同走过了一段路途,一起欢笑,一起努力,然而啊,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不是吗,虽然故事很盛大,还是不得不和这些人告别了。


我看着礼台上的他们。比谁都要璀璨的他们,比谁都令人感到尊敬的他们。一瞬间,无数的回忆涌上心头,我想起他们的故事,我的故事,我和他们的故事。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温暖又值得怀念,不论我身处何种境地,都会予我以勇气与力量。


毕业典礼上,我哭得非常惨,还被一堆前辈围着不停安慰,现在想来真是不成器啊。


但是……怎么说呢。


稍微地感觉到了,自己是被爱着的。


心里的空虚,也略微得到了一点填补。




——但是不知为何,那天的毕业典礼,那个笨蛋国王并没有出现。


我心里的一点期待落空了。但是转念一想,反而觉得这样也好。我不擅长言辞,在那种情况下更不知要怎么面对前辈,于是倒不如不见,这样也算是结束得干脆利落。


以后都不会再见了吧。


——这样也好。






……但是现实很快就蹦出来打我的脸,毕业典礼后,过了一个多礼拜的时间,我又在梦之咲见到了已经毕业的前辈。


那时我正在校园里散步,虽说是散步,也不是什么放松的事情。无非是换个地方思考工作内容而已。


就在那时,我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呼唤我名字的声音。


“喂,杏!”


傻瓜前辈气喘吁吁地跑到我面前,肩上的小辫子随着大喘气的动作一上一下地抖动着。我擅自地认为他很渴,从包里取出水杯,交到他手里。


“什么事跑得这么急……算了,前辈请先喝点水吧。”


不知为何他摇摇头,表示不想喝水。大概是有重要的事要说吧,但是他喘得太厉害了,看起来暂时没办法好好讲话。我只好拆开一包纸巾,帮他擦掉从脸上往下滚落的汗水。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又没有光学弟那样的身体素质,就不要这么拼命地往前Dash了。前辈为什么总是在做些跟人添麻烦的事情啊——


想到这里,我不禁稍微加大了手下的力道,像给年代久远的银器做清洁一样狠狠地擦起他的脸来。


“……呜哇,为什么突然这么用力!国王大人的脸受到了攻击!”前辈很没有形象地大喊起来。


“啧……现在能说话了?先喝口水,然后再把要说的话告诉我。”


我再一次把水塞到他的手里,前辈撇撇嘴,赌气一般地说道:“不——喝——,比起这个,杏你先……”


“你不喝我就不听。”我不由分说地打断了他的话,对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前辈必须要强硬一点。


“……唔。”


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喝了。这很好。


我松了一口气:“所以说……到底是什么事情?”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刚才还有点闹脾气的前辈突然改变了态度。他郑重其事地向我反复强调接下来的发言的重要性,直直望着我的眸子亮得仿佛在发光,“杏一定要好好听!”


“啊,是是。”


看到他这副认真得不行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还真是拿这个麻烦的国王一点办法都没有啊,我。


“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会认真听的……


  所以请说吧。我在听着呢。”


“呼呼!果然最喜欢你了!”毕业了的国王大人露出小孩子一样肆无忌惮的笑脸,嘴角尖尖的虎牙也露了出来,“我决定啊——毕业以后不做偶像了!我要做全职作曲家!杏有没有觉得我是天才啊☆”


……诶,诶诶???


在演艺事业稳步上升的时候说要放弃偶像身份,说什么傻话呢这个人!


“月永前辈,你是在开玩笑吧?!”


我忍不住双手扶住前辈的肩膀,以作为一名制作人来说略有些逾矩的方式,凑近了他的脸,大声质问道。


“请不要开这种玩笑!我知道前辈是生性自由又随性的人,但只有这件事还请慎重!”


头脑好热,我无法冷静下来。


这样的话就再也见不到了,舞台上那位威风凛凛的狮子一般的国王——!


即使只是作为制作人而存在也没有关系,不论如何我也只是想陪在他身边而已,结果就连这样的结局也无法达成吗,真过分啊。


我就像被抽空了力气一样……松开握在他肩上的手,猛地栽倒下去。


本来以为自己会摔在地上……


可是前辈扶住了我。这个人用与他纤细的体型不相符合的力气,稳稳地扶住了我。我被拉进了前辈的怀抱里。虽然很瘦小,还是个矮子,但是怀抱却意外的很结实呢。


“哇杏你为什么要哭啊……”他手无足措了起来,“我可是想了好久才想到的,这个最好的解决方案!”


有什么好的啊。虽然认为不应该干涉前辈的人生,我还是没忍住,哗哗地哭了出来。


“先听我说吧。”前辈认真地向我解释道,“虽然以此为因缘,认识了很多重要的伙伴,但是我其实并不喜欢偶像这个职业。我唱歌跑调得厉害,当然这个不是主要原因……”


“我还是喜欢散漫自由的生活方式,偶像的条条框框太多,我不愿意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更何况我的才华其实是显现在作曲的领域的,作曲家这一职业比偶像更适合我♪”


说到这里,他明显愉快了起来,嘴角也微微上扬,“还有啊……制作人的话,只是被限制了和偶像的关系吧?如果是作曲家的话就没有问题了,把这些麻烦全都轻松解决了的我真是天才啊~☆”


“怎么哭得更厉害了……这么看来,就像是我在欺负你一样啊。啊啊这可不行,一个把自己的女王整到哭的国王是失格的!外星人都发来谴责的电波了!”


“我啊,可是希望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是笑着的……伤脑筋伤脑筋,对了,我可不是空手来的!看!”


他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然后抽出了几张乐谱,放到我眼前。


“这是我想着你而写出来的歌曲哦!觉得这首真是棒极了,就拿来送给你了♪”


“所以就别哭了……让国王看看你的笑脸吧!”


那个稀奇古怪的前辈,对着我非常温柔,又明朗地笑了。


那是我看到过很多次的,虽然看起来行事完全不可预测,孩子气又不知所云,但其实温和又稳重的前辈的笑容。


我努力忍住流泪的冲动,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未来会怎么样呢?我在心中一直抱有这样的疑虑,但因为恐惧着无法确定的可能性,而从来不敢对其进行任何形式的假想。


我——抗拒着明天,渴求着现在,始终无所适从地告诫自己“只能看着现在”。


但是,现在的我,也变得有一点点想要向着明天而前进了。


可以的话,就请握住我的手吧。我在心中这样说道。


可以的话,还想请你永远不要放开——两个人一起的话,就一定可以看到未来的所在。






                                                                               E☆N☆D☆

评论

热度(32)

  1. 长安某林中空地 转载了此文字
    太好吃了!!!我要死啦!!!leo杏!!!
  2. 阿碎_圣空星牢饭好吃林中空地 转载了此文字
    这份leo杏粮真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