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碎_圣空星牢饭好吃

圈名阿碎!是个话唠、时刻想着放飞自我的小黄文写手!不定时掉落更新和脑洞!目前深陷凹凸无法自拔。是个安吹!非常杂食!安雷安无差!乙女主吃安艾!双安×
渣浪ID:阿碎_沉迷安迷修
欢迎勾搭(๑•̀ㅂ•́)و✧

[knights]骑士心中之暗

想象中的泉就是这样的呢w

ひとりぼっちの転校生:

Knights全员友情向,濑名泉中心,大概是レオ刚从梦之咲离开之后的事情,所以司还没有加入

完全自我理解,没有黑任何一个角色的意向,还请抱着宽容的心阅读,十分感谢

*

在レオ离开后的一段时间里,整个学校都安静的很。往日神采飞扬的面孔们逐渐不见,反倒是更多不起眼的学生试探着活跃起来。

濑名泉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当然无论好坏都改变不了其始作俑者再度回到病床上的宿命,而拜其所赐knights面临的麻烦事也一点不比百废待兴的学生会少。他忙得昏天黑地,甚至没时间去盗摄他可爱的游君。

好在这次游君是不会逃走的,濑名稍稍安心。最近轻而易举就会消失的东西太多太多,那些稳固的即使重要也不得不放到第二顺位上。

*

冷静下来思考濑名觉得自己对knights其实并没有这么深的感情,历史悠久意味着更多被埋藏在过去的肮脏,无止境的デュエル乃至ジャッジメント也引发了无穷无尽的争端与后患,月永レオ——他们的バカ殿毫无疑问留下了一个烂摊子。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干脆放手呢?

他们过去所拥有的豪强的骄傲——他们的青春,已经随着国王一同被斩落马下。凛月最近完全不见人影,好几天没来训练。早先王様还在的时候未雨绸缪拉进的鸣上看起来也对组合的活动兴致缺缺。心中虽然还有声音叫嚣着要让其他人看看knights没有国王也一样强大,但濑名泉十分了然。

knights回不到过去那个样子了。

处理不完的手续文件看的人头晕眼花,濑名索性把它们抛向空中。这一抛倒让他想起了过去某一次knights的练习。下了课的濑名换好衣服前往舞蹈室,随即愣在门口。他们那永远跟受了惊的壁虎一样到处乱窜的王様正规规矩矩坐在地板中央读手里的乐谱,见他来开心的把它们撒了漫天露出个18颗牙的笑容。

“这是怎么回事?”濑名用口型无声的问他,右手一指枕在レオ腿上睡得正熟的凛月。

最后还是濑名收拾那一地废纸样的乐谱。那天他们到底有没有进行训练,他已经记不太清了。但想起这件事让他不愉快的感觉更深。他扔下散落一地的文件不管,抓起钥匙摔上了门。

*

“……一杯美式咖啡。”

结果最后还是来了这里。濑名无法抑制内心对自己的嫌弃。

这是他以前常来的甜品店——当然不可能是自己来,说起来就算跟那些个嗜甜的笨蛋来了这么多次他也依然没喝过除了美式咖啡之外的东西。惯常的角落的位置,店里人不多,老板收了菜单回去给濑名做他那杯无奶无糖淡的像水的黑咖啡,突然被叫住了。

“不要美式了,换成拿铁。” 老板愣了一下之后点点头,留下濑名在座位上思考自己是不是疯了竟然会点那个甘党王様喜欢的东西。咖啡端上来,浓厚的奶味让他觉得看见了一杯漂动的卡路里。

不能浪费。他端起杯子,沉着冷静的啜了一口,随即呛得连声咳嗽。

太烫了。他只记得这东西很甜很甜,却忘了它的温度。

*

强忍着呕吐感喝完了整杯咖啡,濑名稍微有点精神恍惚。所以他把摩托停到了远一点的地方,吹着风走回学校。

实在不想再面对满地的文件,他就漫无目的的走向田径场。从那里可以看到教学楼的窗户,他意外的发现羽风正背靠着窗口打着电话。那家伙会留到这么晚也是挺稀奇的,虽然濑名也没心思去管别人的事。

他与同班同学保持着一种微妙的若即若离的关系,跟羽风说过的话不超过10句。但他的一些情况却也不知从谁那里听了个七七八八。

忘了是哪次,自己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小事被椚老师说教了半个上午,具体的内容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唯独椚老师作为结语的一句话,至今也留在他的脑海里。

“濑名同学,你总是要成长的。而成长就意味着学会妥协。”

现在他的同班同学在他的面前摆出两个活生生的例子,比如从不妥协的千秋,再比如不得不妥协的羽风。濑名有时候会在天台碰到羽风,那家伙躺在他的冲浪板旁边闭着眼睛晒太阳。濑名没有打扰别人的习惯,所以他悄悄关上门离开了。

不妥协的人的末路,他看得太多。

那场live结束之后的王様熟悉又陌生,虽然累的够呛濑名还是强行撑着和鸣上一起把昏睡过去的凛月与レオ拖回休息室。天祥院的消耗战相当有效,不过濑名有了预感。

这大概是最后一场了。

沉默了一晚上的レオ突然抬头看向濑名,不知是不是错觉,濑名觉得那对萤绿的眸子里像是混入了杂质。他的王様站起身来,有点摇晃,第一次没有带着笑容向他的骑士们挥手道别。“我走啦。”

言罢转身离去。

鸣上有些担心的追了出去,屋子里留下濑名跟凛月,各自看着头顶的那片天花板。过了会儿鸣上回来,摇了摇头说王様一出门就跑的无影无踪,濑名反而松了一口气。

レオ没有妥协过。不如说,他精神的过了头,每天还努力找着世界的麻烦。而世界的回应简单粗暴,不肯妥协,那么就粉碎好了。于是レオ在那个夜晚跑出去,像是撒到大海中的宝石碎末,连最后一丝绽放都找寻不到。

不肯妥协的人的末路,他看的太多了啊。

但这就是成长吗?

*

一直闲逛到天黑,濑名决定放弃文件收拾东西回家。走到最近一直占用的教室的门口,灯意外的亮着。濑名皱着眉头拉开门,发现满地的文件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坐在桌前的两个不速之客。

“くまくん和なるくん?这么晚了在这里做什么?”

“啊啦泉ちゃん你终于回来了,凛月ちゃん已经睡了快三个小时了哦,人家还担心等不到你呢!”

“所以说为什么要等我啊?今天又没有组合的练习。”

“泉ちゃん比平时还要冷淡啊,真是对不起呢?前两天太累了都没怎么好好练习,凛月ちゃん也是,听真緒ちゃん说在家昏睡了两天呢。”鸣上凑过来仔细打量濑名的脸,“泉ちゃん也累坏了吧?还要处理王様留下来的事务。不过接下来不会让你一个人了哦?”

凛月也抬起头来比了个“就是这样”的手势。

“……倒也无所谓,总之,你俩收拾收拾快点离开吧,我要锁门了。”

微妙的委屈感浮上心头,濑名强行把它们压下去。

不过是个为了自己的方便才加入的组合。

不过是群麻烦又不可理喻的队友。

不过是个王様。

“セッちゃん,想哭也可以哦。”

“才没哭啊くまくん,你睡多了连眼睛都花了吗。”

“啊啦泉ちゃん这种既没用又努力的孩子人家最喜欢了,来让姐姐安慰你吧!”

“死人妖走开!”

虽然是个为了自己的方便才加入的组合。

虽然是群麻烦又不可理喻的队友。

虽然失去了王様。

“超烦的啊,你们。”濑名抱怨着,抓起被鸣上和凛月收拾好的文件,塞进包里。

总之,先从最基本的做起吧。

既然回不到过去的knights,就把它变成我的knights给你看。你听到了吗?

うちの王様よ。

所以,想回来的时候,就回来吧。

END

评论

热度(104)

  1. 阿碎_圣空星牢饭好吃ひとりぼっちの転校生 转载了此文字
    想象中的泉就是这样的呢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