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碎_圣空星牢饭好吃

圈名阿碎!是个话唠、时刻想着放飞自我的小黄文写手!不定时掉落更新和脑洞!目前深陷凹凸无法自拔。是个安吹!非常杂食!安雷安无差!乙女主吃安艾!双安×
渣浪ID:阿碎_沉迷安迷修
欢迎勾搭(๑•̀ㅂ•́)و✧

刀剑乱舞 刀x婶 莺丸肉

本丸的审神者暗恋莺丸已经很久了。
对,没错,就是那个三句话不离他兄弟大包平的本丸现存时间最长的平安古刀。
也许是因为锻出的第一把四花太刀是莺丸的缘故,审神者对他赋予了很深的信任。然而这份信任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逐渐变质。
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喜欢喝茶的老爷子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在那个樱花纷飞的时节,他刚刚从最新开辟的战场上回到本丸,浑身属于刀剑的凌厉萧杀之气还未完全散尽便被审神者撞见他浴血的身姿。
平时总是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的茶绿色双眸此时泛着异样的亮光,敌人溅到莺丸眼角的血干涸之后竟如妖冶的红色眼影,莺丸的视线落在审神者身上,让她有种被什么猛兽给盯上的战栗感。
【人称转换注意】
想让莺丸露出不一样的表情。
想让莺丸的神色不再那么平静,
你一开始是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
你借着近侍刀就应该贴身保护主人的借口让他为你守夜。
那位活了千年的太刀在平静的望着你几秒后,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容,“贴身保护吗…?我知道了。”
你暗中长吁一口气。不由窃喜。
太好了!他没有发现嘿嘿嘿。
是夜。
你战战兢兢地缩在被窝里,看着离你不足一尺、正在悠闲的喝着茶的莺丸,内心挣扎不已。
怎、怎么办!
明明是我要上他,但现在总有种不忍玷污他的感觉啊啊啊啊——
经过短暂纠结的思考,你决定放弃这次攻略千年古刀的计划。因为这挑战难度系数太大了嘤嘤QAQ
你从被窝里探出一个头,“莺丸——”
“有什么事吗主上?”
“麻烦关一下灯,谢啦~”
莺丸沉默着看着你,你的背后冷汗直冒,总有种被大型猛禽盯上的错觉。
“主上……不打算说些什么吗?”
“哈、哈哈说什么啦,睡前故事?还是晚安?”你强颜欢笑。
“呀嘞呀嘞,明明是把活了很久的老爷爷刀,但对这种事情……果然,还是——”莺丸叹息般地出声。
“还是什么?”你不由好奇
莺丸难得没有像以往一样回复你,而是起身凑到你面前。
“果然,无论看多少次,都觉得这双眼睛很美啊~如果哭出来的话,一定美不胜收吧…?”
“诶…?!”
这算是赞美吗!?想让人哭出来什么的!这是绝对的恶趣味吧话说!
你蹙紧眉尖,准备展现一下主人的权威。
“莺w……唔唔!?”你被猛然间滑入口腔的舌头吓了一跳。
等等茶球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你怔怔地盯着你面前离你只有几根手指距离的茶绿色双眸,竟然忘记了反抗。
莺丸的舌头有点凉,却异常的灵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常喝茶,他的舌尖些微发苦。
你感觉他的舌头如蛇般扫过你的口腔,舔过你微张的贝齿,缠着你的舌一起共舞。他一手揽着你,一手趁着你发愣的时机从你刚才不小心被被子蹭开的睡袍领口伸进去。
【完整版请走我的渣浪_(:з」∠)_】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60223051182585
【新手司机第一天上路_(:з」∠)_请多指教】

评论(6)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