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碎_圣空星牢饭好吃

圈名阿碎!是个话唠、时刻想着放飞自我的小黄文写手!不定时掉落更新和脑洞!目前深陷凹凸无法自拔。是个安吹!非常杂食!安雷安无差!乙女主吃安艾!双安×
渣浪ID:阿碎_沉迷安迷修
欢迎勾搭(๑•̀ㅂ•́)و✧

千年宝重

红雨Julian-自我统治:

髭切→女审,(还在肝的)膝丸→女审,还有一点点的三日月→女审


今天这个有点污……我正在做挑战写脏东西的修行【严肃


老头子真有意思。【喂




==============================




攻破敌军最后一道防线之后,出阵队员们都松了一口气。


藤四郎们确认战果的时候,药研习惯性地扫视了一下四周是否仍有残敌。


然后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带着微妙的熟悉感的身影。


“啊……是谁?”


“诶,您是在叫我吗?我是源氏的……髭切。”


那个身影缓步走了过来,正是在政府文书上见过的,源氏的宝刀。


“原来是髭切老爷,难怪觉得眼熟……”


觉得自己大概明白了原因,所以药研就忽略了之前模糊的想法。


直到踏进本丸的大门,药研脑中的电光一闪而过。


“啊!”


旁边的几个兄弟明显也发现了这件事。




他们的审神者,长发散在肩头,穿着简单利落的单衣长裤,夜晚时往往披着一件羽织,在模糊的灯光下,与他们身后的那位外套披在肩上的源氏宝刀微妙的神似。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会觉得奇怪,那时候大概是以为大将突然出现在了战场上。


藤四郎们心头的异样消去,然后像往常一样开开心心地向审神者跑去。


“我们回来了。”


“辛苦了,欢迎回来。”




进行了正式的面见之后,源氏的宝刀和他的新主人相互之间有了初步的了解。


“嗯,那么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之后我会带髭切殿去您的房间。”


审神者正要起身,旁边的乱突然开了口。


“啊,对了,说起来,在夜色中看的话,髭切殿和大将感觉蛮像的呢,药研哥也吓了一跳,是吧?”


这么一说……


审神者又仔细观察了一下面前的髭切,单从装扮上来看,如果是在不好分辨身形的亮度和距离下,还真是有点像啊……


然后髭切就看到刚刚还大方稳重的他的新主殿突然扑到了他的面前。


“哥哥!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妹……呃……弟弟?”


口胡到一半想起髭切似乎有个弟弟,于是审神者连忙又改口。




髭切静静地看着她。


审神者慢慢地退回原处,捂住了脸。


“抱歉,只是开个玩笑,失礼了,请您原谅。”


旁边的短刀们已经笑成了一团。


“大将你又玩!谁叫你突然捉弄人家的哈哈哈哈哈……”


然后髭切起身按住审神者的肩膀。


他沉默了好半天,然后突然冒出了两个字。


“……弟妹?”


“噗哈哈哈……”


审神者也忍不住笑了。




果然,这些上了年纪的老刀,都挺好相处的嘛。


审神者这样想着,愉快地把髭切交给自愿担当新手引导的鹤丸。


然后第二天她就后悔了。




那个时候,她正坐在马桶上。


门开了。


面前站着的是一脸平静的髭切。


他还扯坏了门锁。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嗯,之前好像有谁教过我怎么区分盥洗室的性别的……”


审神者不想吐槽他这句带槽点的话。她已经非常无力了。


“所以呢?”


“可是我好像给忘了……结果一不小心就闯进了女子的盥洗室,然后恰好就看见主殿正在尿尿。”


一阵沉默。


“……啊,又尿了?”


“给我出去!”


被你吓尿了好吗!




在(门锁坏掉的)盥洗室里好好整理了一下心情之后,审神者回到了执务室。


今天担当近侍的髭切,正安静地坐在那里。


她也端正地跪坐下来,严肃地开了口。


“今天的事情,还请您务必反省。”




“反……省?诶,关于什么事情呢?”


“措辞。”


“这样吗,不小心看到主殿正在解手,结果您更在意的是我的措辞?”


“……你这不是能好好说话吗!”


“不,真令人吃惊,您的戒心未免也太低了。”


“……”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因为对方是出了名的老年痴呆的关系吗,审神者第一次感觉到沟通是如此的费力。


真想无力地趴在地板上。


“主殿的眼神都快死掉了,是又想尿尿了吗。”


审神者伸手指着门外。


“出去,不然我尿你一脸。”


“诶呀?这个很难办到吧,主殿毕竟是个小姑娘,大概要站到高处才……”


审神者冲出了门外。




原本以为把三日月放出去远征自己能安静地休息一下。


结果没想到,新来的老头子好像也有点可怕。




“啊,那位该不会就是髭切吧?”


审神者在万屋挑选点心的时候,有审神者的同僚走了过来。


是没见过的人。


审神者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近侍髭切,然后对着面前陌生的男审神者点点头。


“嗯,是的。”


“哇,您的运气可真好,我到现在还没见到髭切殿呢。”


虽然只是被人夸奖运气,审神者还是扬起了笑脸。


“是吗,谢谢。”


男审神者眼前一亮。


“说起来,您是想买点心吗?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很好的点心店,那里的冰棒很好吃哦。我带您去看看?”


“诶?不了,”审神者摇摇头,“我买了点心之后就要回家吃饭了。”


“吃了冰棒再回去也没关系的吧?”


“可是我想先吃饭再吃点心……”


“去看一下也没有什么关系嘛,那家店里养了很可爱的小猫呢。”


啊,猫。


对方一提起来,审神者才觉得自己好久没看到过真正的猫了。


“对哦,是软绵绵的,惹人怜爱的小猫咪……”


“主殿。”


髭切突然走了过来。


“您还没买好东西吗?出门前烛台切殿说过如果您不按时回去的话就要生气的。”




回到本丸之后,审神者探头探脑地溜进厨房,然后把买回来的东西放在桌上。


“那个,光忠,我把菜放在桌上了,我先回去工作了……”


“站住。”


正在切菜的烛台切随手把菜刀扔在刀架上,然后回过身上下打量着心虚地移开了视线的审神者。


“又做什么坏事了?”


进了厨房居然不吃点东西就想走,一定有问题。


“没、没有啦,因为刚刚听髭切说如果我没按时回来光忠就要生气……”


烛台切有些疑惑地看向站在厨房门口的髭切。


“嗯,今天有个陌生的男人,邀请主殿去有惹人怜爱的小猫的店里吃冰棒呢。”


烛台切看着审神者,冷笑一声。


“生气?你给我记住,如果你下次敢不按时回家,我就把你挂在本丸的大门口上吊起来打。”


“对、对不起……”


审神者吓得哭着逃走了。




“简直可怕。”


和三日月一起喝茶的时候,髭切这样评价他的新主殿。


“虽然我知道很多女性都心思单纯,但明明在工作时还算是个稳重明智的主殿,为何在男女之事上戒心之低简直恐怖。”


“哈哈哈……”三日月轻轻地咬了一下茶杯的边缘,“没办法呢,家主她就是这种可爱到过分的类型啊。”


令人咬牙切齿地又爱又恨。




过了几天,那个男审神者不知怎么居然找到了审神者的本丸,上门拜访。


被灵力波动从午睡中吵醒的审神者还没太清醒,迷迷糊糊地只穿着一件背心就想爬出卧室。


然后被路过的今剑给哄了回去。


“一会儿烛台切就送下午茶过来了,今天是最适合夏天的绿豆糕唷。主殿既然醒了就快去洗脸洗手。”


“可是客人……”


“别担心了,我去叫人帮忙的,乖啦乖啦。”


“好吧……”




负责接待的堀川把人送走之后,髭切把跑到院子里踮着脚往外看的审神者抓回了房间。


“毕竟是审神者的同僚,不见上一面会不会不太好……”


髭切叹了口气,解下了肩上的外套。


“就算要见,也不能见那种心怀不轨的类型啊……”


他将外套披在审神者的身上,手指轻轻滑过她细白的肩膀。


“作为本丸的宝重,还请您稍微增加一点自觉呢,家主。”




膝丸来的那一天,近侍恰好是三日月。


审神者正在看着新年活动的战报总结,髭切便领着他刚找回的弟弟走了进来。


“失礼了,家主,冒昧地向您介绍,这位是我的弟弟,叫做……嗯……”


薄绿色头发的膝丸见怪不怪地向审神者行礼。


“您好,初次见面,我是膝丸。兄长一直劳您照顾了。”


“啊,是,初次见面,膝丸殿,请多关照。”




“是这样的,家主。”


髭切很严肃地拍拍膝丸的肩膀。


“这是我的弟弟。”


他又说了一次。


“……啊,是。”


“而您不是。”


他原来还记着那一茬啊。


“是的是的,之前只是和您开了个玩笑,十分抱歉。”


审神者有点哭笑不得。


“能分清楚的嘛,髭切殿。”


“当然了,毕竟弟弟和家主很不一样。”




髭切伸出双手,温柔地摸摸审神者的脸。


“这里不一样。”


然后,他双手下移,温柔地揉揉审神者的胸。


“这里也不一样。”




审神者险些再次被吓尿。


髭切你突然又耍什么流氓连三日月平时也不会这样……


“这可不行,您可是吓到家主了呢。”


还没等审神者有所动作,一旁的三日月已经轻轻挡开髭切的手,然后双手抱住审神者的胸把她搂在怀里。


……夸你夸得太早了啊混蛋。




抬手把三日月推开,审神者略带歉意地看向膝丸。


“抱歉,膝丸殿,其实……”


眼神有些疑惑的膝丸似乎想到了什么,审神者话还没说完,他就抬起了手。


按在了审神者的胸部上。


“这样?”


捏了捏。




莺丸路过的时候,看见廊下跪着三个反省的老头。






-完-






==============================




后记




对,三日月出门遛个弯的功夫,鹤丸就又把一个老头坑进了审神沼。


髭切老头正式加入“审神者世界第一可爱”同好会。


会长是被被。【茶




本丸里刀剑们对审神者的称呼多种多样,而那些对审神者有特殊想法的,则是统一称呼家主。


三明老头带的头。


不动不摇的正宫。




膝丸就是完全的兄控。


兄长喜欢家主所以我也喜欢她,兄长觉得家主可爱所以我也觉得她可爱,兄长想和家主睡觉所以我也【咦


为什么认真努力的好弟弟到我这里变成了顺理成章的天然黑【捶地




老头子们真有意思。


我真喜欢这群里外都是黑的家伙。感觉可以写出好多脏脏的东西。


大概是因为只有遇到这种不知羞耻的抖S,才能激发出我的抖M之心吧。


于是等什么时候全刀帐了,我就写全裸待机【合掌



评论

热度(252)